不明白“无坚不商”:你就没看懂“西商大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11 13:38: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8月份最盛大的商事,应该是第一届“西商大会”。


果不其然,各大公众号共襄盛举,一大波“Word天”横空出世,一大波“重磅体”誓意惊人。从城市招商的角度看,很好,这个城市需要自我营销。但回到正直的主角——“西商”,却是大大地被写手们低估,没有人去挖掘真正的西商精神与这座城市的关联。


作为一个40多岁的“前记者”,校尉君不觉得是大家刻意回避,只是再次证明了本次写作的重要性:


在众写手的骨子里,“商人”仍然是一个“值得玩味”的标签,甚至有点夜壶的意思,“无商不奸”的印象仍然刻于记忆深处。而在校尉君眼里,西商大会是西安历史第一次“为商人正名”,短期看尽管仍有招商的影子,但从长期看,则有望让800万公众真正开始尊重那些提供创新产品与服务、解决就业、提供税源的企业家。


因为,企业家精神,才是一个城市升腾的秘密。



 先看看热血的“秦商”


百度中说,秦商(陕商)被认为是中国按地域亲缘关系最早出现的商帮。《天工开物》(1637年,崇祯十年)的作者宋应星在《野议·盐政议》中论述:“商之有本者,大抵属秦、晋与徽郡三方之人”。尽管早在秦汉时期陕西商人就多有活动,但“秦商”这一提法的出现,目前被学术界公认为明朝。


糖豆们都知道校尉君非常喜欢讲故事。来,先看两个。


1:清代乾隆年间,成都的陕商欲修筑“陕西会馆”,却遭到当地士人阻挠,言说会馆可盖,但不许动用当地一抔黄土,以免风水外泄。陕商毅然回到自己的故乡西安、同州府,经千里巴蜀古道,硬是背着一口袋一口袋家乡的黄土,在四川盖了华丽的陕西会馆。


2:道光年间,赵熙(清末“蜀中五老七贤”之一)出使新疆,走到千里戈壁“一道泉”的地方,唯见有一瓦屋招待行旅,进店问老板,乃知为一陕西三原人,年轻时随军贸易流落于此,在茫茫戈壁上独自生存了30多年,并娶有妻室,成为瀚海戈壁唯一的一户人家,所以叫“一道泉”。


是不是有些热血的感觉。凭感觉说,这样的事,今天的秦人依然做得出来。


让我们再看看“秦商”历经百年总结出的规矩。

1:“天上下雨地下滑,自己跌倒自己爬”。

2:“生意要勤快,切勿懒惰,懒惰百事废;

用度要节俭,切勿奢华,奢华则钱财竭”。

3:“椎埋去就,与时俯仰,变化有概”。

4:“货真价实好为商,假冒伪劣难久长”。


仅仅两个小故事和几个从商之道,糖豆们已经不难看出“秦商”的特点。历百年发展,陕西商人不欺不诈、随行就市、按质论价的形象深入人心,最终因为“人硬、货硬、脾气硬”,被笑称为“三硬商人”。事实上,这一说法为陕商奠定了极好的商誉:例如在布匹行,陕西商人提供的货物质量优良、货真价实、信誉卓著、购销两旺、货敞其流,市场普遍接受了“关中贾来价更高”之姿。


但是,校尉君要在此转折了,我们要聊聊真正的话题。


为什么古时商人地位低?


秦商再坚定勇敢,晋商再回报乡里,也没有改变社会地位低下的状况,因为中国关于商人流传最广的词是:“无商不奸”。时至今日,令企业家最窝心的话是:“你嘛,就是一个商人”。言谈之间,是延续千年的“人格鄙视与道德否定”。


为什么会这样?校尉君试图找到一些答案来。



1:经济角度:“小农经济”与“商业贸易”之间“劳动回报率”的冲突。


小农经济的主要特点是“男耕女织”,其劳动形态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期长、回报慢,考虑到农耕时代缺乏化肥、农机等有效农资,其产出是相当有限的。而商业贸易的特点是“奇货可居”,其劳动形态是根据“价格信号”所产生的贩运动作(个别手工业者暂不考虑,因为不居主流),而如果决策得当,可以数月之内获得不菲利润。这样,即在民间造成了巨大的冲突,也容易为当政者与掌握道德评价的知识分子所利用。事实上,很少有人去计算商人所承担的财务风险、运输风险及交易风险,以及去评价贸易行为对实现市场均衡、提升整体福利的益处。


2:政治角度:“中央政权+县级文官+乡绅士族”的统治链条与自由流动的商业贸易之间的冲突,导致“重农抑商”每隔几百年就成为主流的统治特点。


金观涛、刘青峰夫妇有一本极好的书——《中国现代思想的起源》,认为中国封建时代“超稳定社会结构”的秘密即在上述三层统治。简言之,“百姓有饭吃+政府能收税+千万别闹事”是皇帝真正的诉求所在,加之传统政府的运转成本并不高,单纯依靠农业税赋基本可以实现正循环。因此,到处流动的商业活动自然让朝廷不安,尤其是试图全球化的动作,糖豆们在此可以想一想“海禁”。


3:文化角度:“唯有读书高”与“为富不仁”之间的冲突。


“上智下愚”是封建社会的另一秘密,掌握知识传播与道德评价的知识分子们,自身通过狭窄的通道得到上升之后,积极迎合“重农抑商”是一种本能,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配合统治者“治国平天下”。


这样就不奇怪了,老百姓、统治者与知识分子一起歧视商人,你还会有好名声吗?而回到“中国经济史”的角度来看,“商业始终是自然经济的补充”,才是商人缺乏社会地位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告别了2000年的封建统治,全球化与工业化势不可挡。按照上述逻辑,我们再琢磨一下:


1:经济角度:传统冲突不再,小农经济已经瓦解,工商业贡献巨大。


今天,农业固然重要,但因规模化生产和亩产效率的提高,农民人数已经大大地减少了,尤其是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人口流动已是常态,农业人口第一次大规模进入了现代社会单元。另一方面,商业活动本身亦早非传统的贸易形式,而且贡献极大。现代商业包括得太多,工业、建设业、服务业均属此列,劳动成果也不止是价格发现,例如发明创造、股权制、解决就业、更多的纳税,甚至与农业之间,二者之间的互融亦在进行。发展至今,中国可以取消“农业税”,如果没有发达的工商业,谁可以想象?



2:政治角度:传统冲突不再,各级政府正在鼓励民营企业崛起,中央政府已经肯定了企业家精神。


在陕西既有1998年的《两个决定》,也有2017年7月14日公布的《西安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决定着国家命运的政治力量已经确认了“企业家”的合理性。(有兴趣的糖豆可以查一下几十年来对民营经济的定位变迁)


3:文化角度:传统冲突不再,知识分子在全球化的洗礼下,早已充分地明白“公司是如何推动社会进步的”。


即使回到个体知识分子项下,“92潮”就是第一支号角,让知识分子相信“不进入体制内”仍能存活,尤其是高达8000万人数的“新社会阶层”出现,让他们也看到了自己进入商业世界的另一种可能。(建议粉丝可观看央视纪录片《公司的力量》,你一定会感慨)


再回到“中国经济史”的角度,当“工业化+全球化”摧毁了“小农经济”之后,现代社会一定会拥抱“商业的力量”,民营经济也被确定为重要组成部分,自此“中国商人”也有可能第一次被认可,足亦可喜。但想想其间的反复与折腾,也着实遗憾。


“坚商”必然取代“奸商”的逻辑


为什么今天仍然有人说“无商不奸”?校尉君认为,这是因为历史本身有惯性,何况我们本身仍处变革之中。但校尉君更坚信的是:“坚商”必须取代“奸商”


先看看“奸商”。自然是指通过不正当手段牟取暴利的商人,但其实还有一个故事,哈哈。


传说,中国的财神爷赵公明是卖米的,当时卖米是用斗量的,他的店从来都是让米高高地堆起来形成一个尖,尽量让利,以博得回头客,临终前还交代子孙,卖米要给足量,必须做到“无尖不成商”。没成想,后来被人们演变成“无奸不成商”了。



再看看“坚商”:百度里没这个概念,是校尉君从别处听来的,但瞬间就觉得概念很好,“不坚定、不坚毅、不坚强、不坚持”,怎么能成就一番商业梦想呢?


再下来说点预判的,也丰富一下前文论述中的遗漏。


“奸商”必败:奸商存在的最大前提是信息不对称,交通不便利,监管不到位,用现代的话讲就是“没有统一市场”,从而给了一些不良者机会。但今日之中国,互联网已经摧毁了信息孤岛,快速运输体系已是无往不利,全球化引导下的“地球村”日益确认,需要与众多的商业对手PK,尤其是法制的完善,再简单依靠“囤积居奇”、“偷奸耍滑”已不可能了。因此,可以说,是社会进步消灭了“奸商”。


“坚商”必胜:当下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即使骨干国有企业也要面临着“寡头竞争”(例如“两桶油”抢加油站),这样一来,一个成功的“商人”想要出现,他需要打赢市场,所需要具备的才能就太多了。你必须拿出有竞争力的产品或服务,你必须合法经营,你必须支持员工发展,你必须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你必须还有超越金钱的大情怀,尤其是你必须面对“生死”,你不“坚”怎么行?


而换一个说法,你若够“坚”,也势必会有所成


企业家:商人阶层的自我进化


这是原本不存在的章节,但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每一个中国商人心中都住一个胡雪岩》,这篇文章在“贾布斯”出事之后,一文风行,为什么?让我们看看40年来中国商人的形象。


改革开放之初:这是一个混乱的开始。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主要出现了两种形象,一是以走遍全国的小修理、小贩运、小饭馆为代表,他们激活了最基层的市场需求,但因为流动性过大,问题丛生,总给“体制内+转轨期”的公众一种“不确定性”,而其个人形象多是破落不堪,起码是不修边幅。另一种是以温州皮鞋为代表的小加工,与国有企业打得不亦乐乎,结果在质量崩溃之后,全部落下“黑心商人”的形象。其间,如果加上个别“官倒”的出现,整体商人形象是不良的。


92年之后:这是一个重要的时点,甚至比1984年的“公司元年”还重要,因为南巡讲话对市场经济的不争论,激发了“知识阶层”的“下海”潮,这是一个鼓噪的时代。郭广昌、冯仑、黄怒波等人均在此列。这些人的创业,多少有了一些新意,但这个时代的重大特点是“机会主义”,多少也依靠了不少“非商业”的资源,上述这些明星般的企业家,为什么多少走上了“多元化”或“地产化”的道路,这也是重要原因。总体上说,这一代的企业家形象有了一些改良。

 


2000年左右:互联网呼啸而来,一些毫无背景、毫无资源的年轻人出现了,BAT也在这一阶段酝酿或诞生,这对中国商人来说是一个空前的时代,因为虽然他们大多是一帮“抄作业”的,但毕竟拿出了中国人没有见过的产品和服务。尤其考虑到马云来自一个普通家庭,雷军从标准意义上说只是一个打工的,这些“草根印迹”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商人的整体形象,在羡慕之余更多的是敬佩。因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穷人的孩子,也可能成为优秀的企业家”。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了时间的力量,说明了商人阶层会“自我进化”。他们都迫切地想告别“商人”这个词汇,极力地去获得“我是一个企业家”的评价。校尉君暂时不敢说会不会出现搞出特斯拉的马斯克、会不会出现获得全世界尊敬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谷歌创始人),但中国商人在工业化、信息化时代里的“进化”,尤其是脱离“非商业资源”的进化,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掌声,形象也为之大变。


而这种预期的真正落地,就是中国一代又一代的“商人”,能够提升整体建设,完全依靠市场,做出真正优秀的“企业”。


 陕西需要什么样的“坚商”?


改造一个流行千年的评价,需要的时间很长,其间也会出现反复,即使在美国也会出现“占领华尔街”,但历史就是这样,它最大的作用就是让我们进入思考之后,找到更科学的路。



回到陕西,回到西安,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坚商”,这个话题,可能更有吸引力。


1:为客户提供有效的产品和服务:以商业贿赂为劣质产品和服务打开市场,是饮鸩止渴,不会长久。必须让客户“意外+超预期”,其实在社会经济中,人人都是甲方,人人也都是乙方,全社会整体福利的提升,有赖于这种思维。


2:尊重员工利益:没有员工,就没有一切。随着商业精神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企业主接受了股权制,这是极好的开始。“最佳企业雇主”,其实不是简单地给员工看的,更需要这个评价的其实是“企业本身”,因为在科技时代,精英式的员工才是竞争力。


3:守法经营,规范纳税,健身生活:前两者不必多说,应该的。后者则是一个人的修养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校尉君放上了任正非机场打车照片的原因。毕竟,企业家就有如蜘蛛侠一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应该为年轻人做出表率。


4:用商业动作传播正确的价值观:这个问题其实比较深入,例如如何看待地产商?校尉君是这个看法,优秀的公司会用自己的商业行为,告诉公众什么是正确的,例如当下正陷舆论漩涡中的万达集团,大量退出地产开发领域,其实已经“用脚”证明了“房子是用来住的”。这种用商业动作传递正常判断的行为,应该是“商业价值观”的最大体现。


5:佐证“中国梦”:“中国梦”给了普通中国人最大的希望,而“中国梦”的核心就是“奋斗”。无论你是壮如阿里巴巴,还是卖秦镇凉皮,只要你在靠自己奋斗,本身就为“中国梦”增添了真实感。


如果说这5点过于普遍,校尉君其实想讲出第6点:那就是“无惧商业本身的残酷”。


“无惧商业本身的残酷”:注定是硬币的真正一面。


在激烈的竞争中,那可是“战场”,在符合法规的情况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就是最需要“坚定、坚毅、坚强、坚持”的地方,而做到了“坚定、坚毅、坚强、坚持”,你的奋斗就自然充满了起落纷呈,也就有了许多在别人看来有趣的地方,也就有了传播性,从而帮助这个社会更多的关注你、认可你,说不定,也是你成为传奇的起点。

 

对城市而言,2017年8月19日,“西商大会”只是一个恰好的开始,它为这个“3000年的城市史”注入一个新符号:“重商起点”


对公众而言,2017年8月19日,“西商大会”绝不只是一个招商大会,而是鼓励你早一点告别“无商不奸”,让你打上鸡血去冲刺自己的“无坚不商”。

 

结尾:

校尉君好久没有拿出漂亮的结尾了,这次必须补一个:


80年代,《温州一家人》里的周万顺有一句口头禅:“银花,我又发现了一个大商机!”


90年代,吉利汽车李书福(申请汽车许可证时)曾向一位领导陈情:“都说民企造车是找死,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请给我一次死的机会!”


2000年代,马云在成功之后说:“在一个聪明人满街乱窜的年代,稀缺的恰恰不是聪明,而是一心一意,孤注一掷,一条心,一根筋”!

 

三代浙商的变化是什么:

是我要吃饭!我要发展!我要长青!这是时代。


三代浙商的不变是什么:

也许就是“坚定、坚毅、坚强、坚持”。这是未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