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上城街——“红旗一条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25 11:24: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旅游区的自然景观若离开了文化的积淀,充其量只是一种表层的亮泽。昔阳,自是文化积淀丰厚的地方,那么,以何为代表呢?你若拿这样的问题去问昔阳人,他们的目光,很自然地会投注到上城街去。

上城街即昔阳旧城。从地形上说,整个是个高埠。城上的居民向东南西北任意一个方向出行,都得下大坡,回来得爬大坡。论理颇有不便;然而智慧的古人建城于此,肯定算计得极为精到。除了居高望远、气候干爽宜居这些自然条件之外,首先,占其风水。从先人传下来的地形图上可以看到,县城周边五条山脉从五个方向奔腾而来,在望见旧城的地方,皆绵绵地伏了,空出老大的一块盆地来;盆地的中央,就高高地耸起这块土埠来,这地形叫“五龙拱首”,又可称“五龙戏珠”。昔阳古来多出人才,据说与此风水有关。即便是破“四旧”、反迷信的年代,老百姓也不愿意放弃关于自己的栖身之处是个“风水宝地”的这点儿自信;其次,得其地利。冷兵器时代,一座城池即如同一个大院般,没有“院墙”——城墙,是不可想象的。我省平遥古城的城池是非常经典的,因此至于申遗成功。它那城建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上,无险可守,所以必须平地起墙,厚壁高垒,其工程从建造到维护所耗用民膏财帛,不用说是天文数字。

而昔城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形势,替先人们省去多少钱粮。绕城陡峭的土石壁,就是天然城墙,壁顶垒上一米来高的城堞,再加四个城门,即成一座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的山城。现在上城街尚留“西门坡”、“东门巷”、“南关”等地名,曲折地描摹出小城昔日的模样。

城中一条南北向的主街,古称兴贤街,后称“上城街”,现称“红旗一条街”,是昔阳从古至今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封建时代的古县衙坐落在这里,改革开放前的县委、县政府也坐镇这里。除此之外,还有工厂、机关、学校、商业区、居民区……名目虽多,井井有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至于为何要称“红旗一条街”,这主要跟上世纪那些火红的岁月有关。“农业学大寨”运动中,昔阳有两处“朝圣”之处,一处是运动的主角——大寨村,另一处便是这县委、县政府的所在地——上城街。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人们,不同民族、国籍的人们,怀着虔诚,访大寨村,看昔阳城,他们在大寨的海绵田里包走一小块泥土,也会到上城街来留下自己的脚印。窄狭的街道上,涌动过五颜六色操不同口音的人流,也行驶过那个年头难得一见的高档轿车。上城街的中段有个广场,叫“新市场”,每逢昔阳传统的两大节日——八.一物资交流会和元宵节文艺汇演,必会笙歌悠扬、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盛况空前。此外,一街两溜的商店,也使上城街成了全县最主要的商业区,一家老小的鞋脚穿戴、日常用品,节假日改善伙食、学生娃买书买笔……也致使这条街道一年四季都有热闹的风景。农村妇女相约进城采买,必说是“上回城呀。”一个“上”字,表明了老城的地理形势,也充满了向往的意味。

改革开放以后,昔阳的经济形势亦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么一条统共不过600米的小街,已经不能满足政府和民众的现实需求,于是,机关、工厂都陆续地向城外低地转移,渐渐形成了新城对旧城的合围。旧城的偌多功能,仿佛只剩下居住功能。上城街,终于褪去旧日喜乐色彩,退化为一条休闲、安静、以传统原住民为主的老街。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新城发展得蓬勃,商业化也带来很多弊病,于是人们开始滤去岁月的残渣,怀念起那火红年月的种种好处:从人的精神面貌到道德构架,从人际关系到社会风气……县委、县政府及时决策,按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原貌将上城街修缮恢复。一时,仿俄罗斯风格的红色廊柱、水刷石街裙、灰色女儿墙,随处可见的毛泽东诗词、语录,马、恩、列、斯、毛金色头像,带有强烈时代印记的大标语、宣传画,还有县委办公楼、旧礼堂遗址……总体的红色调把上城街装扮一新。走进这条老街,你的脚就算踏入了昨日的河流,你可以在时间的背面行走,你可以用你的脚底感知历史的凸凹和过往的神秘。只要是经历过那个红色年代的人,就算迟暮的心,也会风起云涌,重新注满昔日的豪情。

经过重新打造的上城街——“红旗一条街”,其实是昔阳的图腾。走过雨走过风,它依然能代表昔阳人的刚气、硬气、大气。如果你是个了解昔阳历史的人,那么你会越过时空阻隔,看到这条街上行走着一群群上善若水之人:有乔宇,有杨云翼,有李用清,有“昔阳三李”,有陈永贵……他们的名字像水一样从远处流来,也像时间一样驻守在今天和明天,更像阳光一样洒满昔阳的沃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