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馀家庄(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03 08:26: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三          

正月十五元宵节,江南风俗要赛灯火。余家庄的灯远比三十的火闻名。因余家庄是湖区,多芦苇,余家庄的人就用芦苇杆做灯笼,许多没地种的人打短工外就靠糊灯笼为生。这灯笼有方有圆,还有六角形的、腰鼓形的,上面点缀有字画,有“万事如意”、“金玉满堂”、“双龙戏珠”、“双凤朝阳”、“喜鹊闹梅”等。总之是余家场的灯笼,好话都说尽。而且余家场的灯笼通过水路和陆路远销外地。陆路上挑灯笼去卖,一怕街上人多,挤坏了灯笼,二怕路上树枝多,把灯笼刮坏。而水路上走的就怕船小,装不了多少灯笼,这灯笼占地方呀。

十五的元霄节,余家场又称年巴节,巴巴年,即年尾巴的意思,表示过完了十五,年就过完了。今年的春节比往年热闹,狮子龙灯在区公所玩春景后,又到十里八乡走乡串户,给乡村增添了浓郁的节日气氛。乡亲们一个个兴高采烈,汉流同善社和湖匪窝在湖里家里人都快闷死,也想出来玩玩,久静思动,十五的灯火就不能错过,况且是晚上,出来散散心,活动活动身子,也好热闹热闹,料想不会有什么事,要不今年的年就过完了,再也没机会玩了。

正月初八灯会就开始了序曲,先是伢们提着各种灯笼在十里八乡和余家场街上游来荡去的,吸引着人们的眼光,心想马上就要到十五了,到了十五就要赛灯了。初九初十的就开始家家户户挂起了各种各样的灯笼,你比我赛,竞相出奇。有八仙过海,有水漫金山,有划采莲船的,有打渔的,有秦琼、有尉迟恭,有程咬金,有岳飞,有观音菩萨,有如来佛祖,有孙悟空,有猪八戒 ……,热闹非凡。汉流出门打探的人自己早就耐不住了,回来摇唇鼓舌,说得余婆婆的心动了。余婆婆是个好动的人,特别喜欢年青漂亮的女子,不知祸害过多少良家妇女,绰号余婆婆就是让女子以为他是个女的,去了防范之心好让他下手的。听说还有许多漂亮的女子,更让余婆婆的心痒痒的,早忘了年前告诫兄弟们的话。十五的早早地喝了晚酒,就在几个兄弟的陪伴下来到了灯会现场。

按说春节期间是可以好好休息休息的,但杜书诚忙死了,早没了儒雅的风范,各种活动要组织,又要健康,又要体现新旧社会的不同。他还组织了一批写春联的人,十五的又组织了一批灯谜。杜书诚忙,余世吉更忙,但他是看不出事来的,不出事则好,一出事就不得了,春节期间群众都扎堆,枪籽又不长眼,心里总是担心怕出事,睡觉从来没脱过衣服。担心什么就出什么,十五的还是出了事。

余婆婆一行人一出动,便被民兵发现了,情况马上就到了余世吉那里。余世吉问了情况,知道他们一行是五个人,前三后二,就定了围住前三打后二的策略,又马上通知余世虎、余世龙兄弟和米良栋,余世虎的飞叉厉害,可以不动枪,免得误伤群众,米良栋武功高强,和余婆婆有得一拚。世虎、世龙以舞狮子做掩护接近余婆婆,米良栋扮彩官。这是个既危险又大胆的方法,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能失去这个清除汉流的大好机会,余世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安排妥当并再三强调不能伤及群众后方出发。余婆婆听到街中心狮子的锣鼓点响得那个欢,看到红男绿女人山人海涌动的那个潮,就忍不住挤到前面去。余婆婆刚一到人群前面,世虎的狮子头就向他笼了过来,余婆婆也是久经世面的人,一看不好,酒也醒了三分,立马掏枪。说时迟,那时快,世虎两飞叉飞了过去,正好叉在了余婆婆的双手上,余婆婆拿在手上的双枪立马掉到了地下。余婆婆也不含糊,没有顾上手上的飞叉,顺势接过余世虎的狮头一阵挥舞,脚下也是和余世龙一阵对踢,扫开人群就开始奔逃。手下的几个人还没弄清楚是咋回事,已经被围在附近的民兵按在了地下,乖乖就擒。米良栋早已看准了余婆婆要逃跑的路线,挡在了余婆婆的正面。余婆婆手中没了枪本就心生胆怯,飞起一脚就向米良栋面门踢去,米良栋一个侧身,躲了过去,跟着就是一个回风摆枊,迎了上来。余世虎的飞叉是有绳索连着的,不然叉中了鱼鱼还得逃,有绳索就可以把鱼拉回来。世虎此时把绳索一拉,两只飞叉就拉着还想跟米良栋见个高低的余婆婆往回走,那飞叉是有倒钩的。这时还想负隅顽抗的余婆婆就直疼得呼爹叫娘,两个化装成玩社火的民兵一人挺杆梭标越过人群,分别将梭标扎进了余婆婆的左右腋窝,余婆婆插翅也难逃了。米良栋和其他人一起上前,死死按住了这个曾经危害一方的大魔头。

暗处其时还有同善社的小会首及湖匪的几个小喽啰,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一身大汗地醒悟过来后,胆颤心惊,再也顾不得看灯,一个个急急如漏网之鱼,慌慌似丧家之犬,逃向了四面八方,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见此场面的乡亲们更是兴高采烈,一传十,十传百,一刹时,都知道汉流的余婆婆被抓住了。灯会还在继续,余婆婆一行人被押送到了区公所,分别在几个房间进行突审。

余婆婆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准备顽抗到底的,睁着一双恶眼,梗着脖子,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字也不吐。其实他心里早知道,自己说了是个死,不说也是个死。自己做了这么多的恶,政府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手下的几个就不同了,一一的竹筒里倒豆子,详细地交待了汉流的各种情况。其实区里面也掌握得有些,倒是几个主要人物平常住在哪里,有哪些主要的联络点,钱粮武器放在哪里等重要情况不明,这些人都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世吉给郑区长汇报后,立即进行抓捕。连文先生也是抓捕之列。文先生是钱粮三爷里的闲三,管记账的,每次文先生将账记好后不能带走,都放在堂主余婆婆那里。工作组的在余婆婆的窝点查出了账,文先生一去,就将账目一笔笔的进行了讲解,工作组的坛子里捉乌龟,按照账本毫不费劲地手到擒来,收缴了大批的武器弹药金银财宝和粮食银元,其他几个大哥也一一落入法网,众小喽啰便作鸟兽散了。郑区长让余世华迅速将情况写成材料向县委县政府进行了汇报。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拟定了“首恶必办,协从从宽”的政策,同时借此机会,开展清理其他会道门的工作,解散各种反动迷信会道门,以前入会的群众不予追究,对顽固不化继续从事会道门的首要份子从重从快处理。并派了一名副县长到五区督办处理。

正月十六在区公所门口召开了万人公捕大会,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余婆婆等人被五花大绑押上了台,台下曾经受欺受压的群众义愤填膺。工作组历数了汉流及几个首要份子的罪状,宣判了几个首要份子的死刑,执行枪决,立即执行!对其他被胁迫的从宽处理。其他会道门组织诸如“同善社”、“一贯道”、“归根门”等等的成员要迅速自首,迅速解散,否则余婆婆之流就是下场。

余庆贵看到余婆婆被绑缚刑场执行枪决时,腿肚子就打颤,偷偷跑到他儿子余世华那里,想讨个底,哪晓得余世华对他不理不睬,话都没让他说一句,暗里给了他一个纸条就扭身走了。余庆贵一看是八个大字“坦白从宽,舍财免灾”。兔死狐悲,以前汉流还是同善社的靠山,共产党说灭说灭了,别人还要枪有枪,要人有人,我们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不坦白你不是自寻死路吗?天啦,自古华山一条路,看来也只有听儿子世华的一条路了。这样余庆贵主动到区公所投案自首,将他所发展的同善社的会员名单交到了郑区长手中,一双厚嘴唇如实地交待了自己利用同善社搜刮到的钱粮,表示愿意如数退还。郑区长知道余庆贵就是余世华的爹,当场表扬了他的积极态度,要他迅速清退搜刮的钱粮,看他的行动以观后效。在强大的政策感召下,其他小会首也是被抓的被抓,自首的自首,立时分崩瓦解。

这样,对汉流和同善社等反动迷信会道门的清理就顺利地在五区开展了。余庆贵这次的清退不像去年的清退,这次是识大体顾大局心甘情愿的,不心甘情愿行吗,你是要命还是要钱?首先得要命吧!余世吉的娘这次总算心安理得地退回了自己的会费粮食,知道同善社是欺瞒她们的,以前即使儿子是政府的人,也还担心这担心那,现在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忧了,余婆婆都被镇压了,穷人的天终于亮了!今年的春荒没问题了,心里甚至想,日子好了,可以给世吉伢讲个媳妇了!屋里屋外进出时,那条跛腿都似有了精神似的,比以前利索多了。各乡的群众也都分别领到了同善社和汉流抢走的粮食或是欺瞒哄骗而去的粮食,一个个欢天喜地,开始筹划新一年的生计。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