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颗石头丨诗词志】她说、临风容易得相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0 15:41: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三颗石头


如梦令      清·徐灿

 

 

杨柳丝丝青纵  烟护晶帘无缝


不信玉阑干  偏得月华珍重


如梦  如梦  梦到江南春仲


 天翻地覆无人见

 沧海桑田有句留

尘埃一住三千岁

还是当年小石头


天边的少女

如梦令 燕子(清·吴藻)

燕子未随春去。飞到绣帘深处。软语话多时,莫是要和侬住。延伫。延伫。含笑回他不许。

  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对吴藻惊为天人。不是因为她运用了多么高超的技巧,寄托了多么慷慨的情怀,或者展现了多么纵横的思力,而是,她透过作品展现出来的态,那么真实,那么撞入人心。我想,这是一首少作。在没有进行考据的情况下,我愿意相信这个主观的第一印象,因为它那么娇俏,那么直接,即使在李清照的名篇《点绛唇(蹴罢秋千)》面前,私心认为也毫不逊色。我对吴藻是私爱的,诚然,但在她众多模糊了性别概念的作品中,有这样一颗宝光柔润的真珠,实令我们惊艳于从前的从前,她也是那样一个娇憨无忧的少女。

  那时一切尚未开始。那时一切皆有可能。来日方长随意惯,我们有恃无恐。



临风容易得相思

怀人(清·柳是)

青槐黼帐君来日,绿柳潮平我去时。水国竟遮清曲里,家园无计锦帆吹。

轻篌弱月今谁度,长笛横秋止自知。我爱羁怀如大阮,临风容易得相思。

  一直以为,河东君的词是不够出彩的。较之吴藻的英气焕发,不拘一格,顾太清的清隽深稳,中正沉静,她的词反而未脱一般闺阁面目,纤艳而已。而一转到诗上,则气格陡换,似野鹤冲天,如娇龙归海,平生笔下的妙处,皆寄托之,其中以七律最得风神。

  所以有时我暗里会想,这是一个骨子里何等磊落的人,才承担得起这份清刚与跌宕。说她是才女,不如便说她是诗人。词的气场,与她并不甚和。幸我识得她作品,便是从“我爱羁怀如大阮”开始,否则,怕要错过一位佳士了。



神仙姐姐

寿楼春 送春(清·顾太清)

吁嗟乎春归。奈匆匆不住,轻送芳菲。几处园林池馆,落红霏霏。无意绪,裁春衣。想去年、百花开时。记剪烛山楼,看花古寺,回首梦依稀。

谁能禁,东风吹。倚栏干几曲,心与时违。又是杨花糁径,海棠垂丝。春已去,人如斯。更那堪、幽思空悲。对芳草深庭,帘拢未垂双燕飞。

  太清词沉稳,却也乏味。于我而言,着实不甚吸引。她的用意、用典、用语,都挑不出什么毛病,也因如此,往往难脱窠臼,不能出新。历来对她“才气横溢”的评价,大概多源自对其积累、对其底蕴的欣赏与认可,或者袭于当时的审美习惯,但这些都不足以真正肯定一个人的文学才能。成就一个出类拔萃的诗人、词人,努力是必然的,而思力一般,生气有限,这不能不令我生出“玉石美人”之叹。

  有形无态奈若何。吁嗟乎春归!



弦肠一时断

八至(唐·李冶)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女冠李冶,刘长卿称其为女中诗豪。她的律我并不十分爱读,然古风、绝句却别有风致,如“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如“三峡迢迢几千里,一时流入幽闺里。巨石崩崖指下生,飞泉走浪弦中起”,似可从中窥其萧散态度,浪漫性情。贞元元年(公元784年),因曾上诗叛将朱泚,中有不敬朝廷语,她被唐德宗下令扑杀。此死于非命的结局,浓墨重彩,狰狞艳丽,充满了戏剧的冲突感和紧张感,于如是诗家而言,是幸耶?幸耶?还是幸耶?

  后来人鱼玄机说: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气压江城十四州

满庭芳(宋·李清照)


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更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恰似、何逊在扬州。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易安的作品,我本意是想摘一首诗。因为在我心中,她一直是一位虽富词名,却诗胜于词的作者。我们从她的诗作中,可以看见更大、更完整的格局。这不是加诸她词作的一个笼统的“婉约”可以涵盖和评价的。她的词能得意,是基于她的诗好;而她的诗好,完全是通过学识、性情、气韵等支撑起来,丰满起来的。所以在我看来,之于她,词是真正的诗余,是她的诗笔之余,故此她才可以在词间游戏。

  因说:学诗三十年,缄口不求知。



甚春魔,做一春春病

薄倖 咏疟(清·贺双卿)


依依孤影。浑似梦、凭谁唤醒。受多少、蝶嗔蜂怒,漫说炎凉无准。怪朝来、有药难医,凄凉自整红炉等。总诉尽浓愁,滴乾清泪,冤煞娥眉不省。

去过酉、来先午,偏放却、更深宵永。正千回百转,欲眠仍起,断鸿叫破残阳冷。晚山如镜。小柴扉静锁,愔愔残喘看看尽。春归望早,只恐东风未肯。


  贺双卿的词历来颇受赞誉。对此盛名,我持保留意见。并不是说,我看她写得坏,而是她的词作一苦到底,愁满字面,多读不仅生腻,于读者情绪亦不得缓冲,我认为并不算上乘。但她毕竟是那样的身世背景,如此运笔,倒也情有可原。另则也由于她的身世,又并不系统整理自己的作品,所谓“生平所为诗词不欲留墨迹,每以粉笔书芦叶上”(《闺秀百家词选·雪压轩词》),那么其保存、流传的真实性,我私心实在存疑。其中是否有后来人出于恻隐添补、加工的情况,不得而知,亦不可妄议,然“负绝世才,秉绝代姿”之类的评语,后者不论,仅说前者,通观其作,较于诸词家,也未免美誉太过,近小说家言,不免有恶俗噱头之嫌疑。

  附记:贺双卿,字秋碧,丹阳人。工诗词,习小楷,能在一桂叶上写《心经》。嫁金沙绡山里周姓农民,姑恶夫暴,劳瘁以死。







十年前打吴门桨,花雨层台上。

乾坤苍莽蕴奇忧。如此、江山留与后人愁。

眼前明月圆如梦,把酒何时共。

阳春歌在唤新词。她说、临风容易得相思。


(依次句出:吴藻、顾太清、吕碧城、李清照、丁宁、

朱淑真、鱼玄机、柳是)




撰稿/夏七

编辑/夏七

图源/网络





识别二维码即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