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大家】吕长鸣:红楼梦人物 --- 甄士隐家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17 17:13: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红楼梦人物 --- 甄士隐家等

2017-08-12 吕长鸣 阅读 93




==========


《红楼梦》人物 – 甄士隐家等

==========




【甄士隐(第1回 – 四120回)】


姓甄,名费,字士隐。英莲(香菱)的父亲。

甄士隐住在姑苏城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

甄士隐十分爱才。自家“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叫贾雨村,甄士隐“常与他交接”。在得知贾雨村没有盘费进京赶考时,“当下即命小童进去,速封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送与贾雨村。贾雨村由此进京赶考中了进士,日后飞黄腾达。

甄士隐是一位有灵根的人物。在书中第1回中,甄士隐在睡梦中曾漫游太虚幻境。甄士隐梦中遇到“一僧一道”,得知女娲炼石补天时剩下的一块补天石“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一僧一道”将补天石变为“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的通灵宝玉。并借赤瑕宫神瑛侍者“下凡造历幻缘”之机,将通灵宝玉“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甄士隐还得知,“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 神瑛侍者下凡历劫,警幻仙子问及绛珠仙子“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 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由于甄士隐有灵根,所以在女儿英莲(香菱)丢失,家中又遭受火灾,无奈到岳父封肃家居住,在尝受人间冷暖后,遇到“一个跛足道人”, 当听到道士的《好了歌》,顿然醒悟,解注了《好了歌》,后“将道人肩上褡裢抢了过来背着,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

书中第103回中,贾雨村曾在知机县急流津渡口胖的一座小庙里见到了已成仙人的甄士隐,但由于贾雨村正沉迷于官场之中,甄士隐幻化离去。书中第120回中,“贾雨村犯了婪索的案件,审明定罪,今遇大赦,褫籍为民”,返回原籍时,在“急流津觉迷渡口”又见到了甄士隐。甄士隐请贾雨村到自己的草庵中畅谈。甄士隐谈了通灵宝玉的来历,及贾府的未来。贾雨村“还要问自己的终身,士隐便道:‘老先生草庵暂歇,我还有一段俗缘未了,正当今日完结。’”原来甄士隐的这段俗缘就是自己丢失的女儿英莲(香菱)“今归薛姓,产难完劫,遗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此时正是尘缘脱尽之时,只好接引接引。”贾雨村“心中恍恍惚惚,就在这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睡着了。”“士隐自去度脱了香菱,送到太虚幻境,交那警幻仙子对册,刚过牌坊,见那一僧一道,缥渺而来。士隐接着说道:‘大士,真人,恭喜,贺喜!情缘完结,都交割清楚了么?’那僧说:‘情缘尚未全结,倒是那蠢物已经回来了。还得把他送还原所,将他的后事叙明,不枉他下世一回。’士隐听了,便供手而别。那僧道仍携了玉到青埂峰下,将宝玉安放在女娲炼石补天之处,各自云游而去。”



【封氏(第1回 – 第2回)】

甄士隐的妻子。英莲(香菱)的母亲。

甄士隐家中遇火灾后,“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抢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难以安身。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不想,一段时间后,甄士隐又随疯跛道人出家了,“封氏闻得此信,哭个死去活来,只得与父亲商议,遣人各处访寻,那讨音信?无奈何,少不得依靠着他父母度日。幸而身边还有两个旧日的丫鬟伏侍,主仆三人,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帮着父亲用度。那封肃虽然日日抱怨,也无可奈何了。”

后书中在没有提及。



【英莲(香菱)(第1回 - 第120回)】

甄士隐和封氏的女儿。薛蟠的妾。

(详见《红楼梦》人物 – 二房、妾、通房丫头)



【奶母(英莲)(第1回)】

英莲(香菱)的奶妈。

甄士隐梦游太虚幻境,“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梦之事便忘了大半。又见奶母正抱了英莲走来。”




【两个丫鬟(封氏)(第1回 – 第2回)】

封氏的两个丫鬟。其中一个应该是姣杏。

书中第1回写到:“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第2回又写道:甄士隐出家后,封氏“少不得靠着他父母度日。幸而身边还有两个旧日的丫鬟伏侍,主仆三人,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帮着父亲用度。”



【小童(甄士隐)(第1回)】


甄士隐家的童仆。

服侍甄士隐左右。甄家遭火灾后,再未提及。



【霍启(第1回)】

甄士隐的家人。

名“霍启”,真“祸起”。《红楼梦》开篇便是由霍启抱着英莲正月十五看花灯,因一时方便,将英莲丢失引起。书中第1回:“倏忽又是元宵佳节矣。士隐命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半夜中,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那有英莲的踪影?急得霍启直寻了半夜,至天明不见,那霍启也就不敢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

书中在没有提及此人。



【家人(甄士隐)(第1回)】

甄士隐的家人。

甄士隐送贾雨村进京赶考的盘费后,第二天想“再写两封荐书与雨村带至神都,使雨村投谒个仕宦之家为寄足之地。”于是便打发这位家人前去请贾雨村。这位家人回来说:“贾爷今日五鼓已进京去了”。“士隐听了,也只得罢了。”



【封肃(第1回 – 第2回)】

甄士隐的岳父。封氏的父亲。

甄士隐家中遇火灾后,“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抢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难以安身。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

封肃是“大如州人氏,虽是务农,家中都还殷实”。“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幸而士隐还有折变田地的银子未曾用完,拿出来托他随分就价薄置些须房地,为后日衣食之计。那封肃便半哄半赚,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士隐乃读书之人,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觉穷了下去。封肃每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善过活,只一味好吃懒作等语。士隐知投人不着,心中未免悔恨,再兼上年惊唬,急忿怨痛,已有积伤,暮年之人,贫病交攻,竟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

贾雨村中进士,“榜下知县”,来到封肃所在地为官。路上偶遇封氏的丫鬟娇杏。当贾雨村知道甄家遇到的这些事情后,“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 “封肃喜的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进去了。”



【严老爷(第1回)】

姑苏城的乡绅

贾雨村落魄之时“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一日,贾雨村拜访甄士隐,“方谈得三五句话,忽家人飞报:‘严老爷来拜。’”“士隐慌的忙起身谢罪”,“出前厅去了。”后有“小童进来,雨村打听得前面留饭,不可久待,遂从夹道中自便出门去了。”



【贾雨村(第1回 - 第120回)】

贾氏家族的远方宗亲。

贾雨村落魄之时“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后在甄士隐的资助之下进京赶考,中进士,榜下知县。

(详见《红楼梦》人物 – 贾氏家族)



【小厮(贾雨村)(第120回)】

贾雨村的男仆。

书中第120回 “贾雨村犯了婪索的案件,审明定罪,今遇大赦,褫籍为民”。贾雨村便“叫家眷先行,自己带了一个小厮,一车行李”随后而行。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遇到了甄士隐。



【从人(第103回)】

贾雨村的随从

书中第103回中记述:贾雨村外出“路过知机县,到了急流津。正要渡过彼岸,因待人夫,暂且停轿。”“只见村旁有一座小庙”,“雨村下轿,闲步进庙”,只见“庐中有一个道士合眼打坐”,这位“从人便欲吆喝。雨村止住”。后贾雨村觉得这位道人很像甄士隐,“便屏退从人”,上前与之深谈。贾雨村“正要下礼,只见从人进来,禀说天色将晚,快请渡河。”




【那人(衙役)(第103回 - 第104回)】

贾雨村的随从。

贾雨村“路过知机县,到了急流津”在一座小庙中遇到已经得道的甄士隐。离开后,忽然“那人”告知:“庙火起了!”“特赶来禀知老爷。并没有见有人出来。”贾雨村虽便叫那人:“你在这里等火灭了进去瞧那老道在与不在,即来回禀。” 一段时间后,那衙役回来说:“小的奉老爷的命回去,也不等火灭,便冒火进去瞧那个道士”,“道士的影儿都没有,只有一个蒲团,一个瓢儿还是好好的”。“小的恐老爷不信,想要拿这蒲团瓢儿回来做个证见,小的这么一拿,岂知都成了灰了。”


==========

《红楼梦》人物 – 甄士隐家

==========


【甄士隐】【封氏】【奶母(英莲)】


【两个丫鬟(封氏)】【小童(甄士隐)】

【霍启】【家人(甄士隐)】【封肃】

【严老爷】【小厮(贾雨村)】

【从人(贾雨村)】【那人(衙役)(贾雨村)】




【贾雨村】【英莲(香菱)】


====






作者简介:吕长鸣,北京文化资深学者,原北京财贸职业学院书记。投身教育事业数十载,桃李遍天下。工诗词书画,博闻强记,具有深厚的文学艺术造诣。著有《席面文化》、《红楼不是谜》、《红楼梦里的北京土语》等多部佳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