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五店记忆:三月三 吃薄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2 04:35: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老板,来一斤薄饼”,一声清脆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看到堂哥熟练地甩着面团,仿佛又看到了父亲的背影,心中一股莫名的伤感。




晚上有客户急用三角皮带,到店里去提货,碰巧看到堂哥在擦薄饼(做春卷),闽南语叫擦薄饼比较形象,因为面团抓在手里一晃一晃然后迅速往加热的平底锅面擦一下,几秒过后,一张香脆的薄饼就出炉了。我过去站了一下,随着堂哥手中的面团一晃一晃,“嗖的一下”,思绪一下子晃回到小时候老街的老房子。

“水啊,你快点磨煎盘”,我又听到叔叔叫村里的苏原水盲伯伯,叔叔也是个盲人,因为先天性眼疾,但还多多少少会看点光,两人经常一起去海里摸螃蟹,叔叔经常带他,所以原水伯伯每到擦薄饼就会过来帮忙磨煎盘,以前煎盘放久了会生锈,又舍不得用砂布擦,就用风化的红土砖和着水磨,一磨就一两个钟头,年轻人都没有耐心,所以这差使就让原水伯包办了,总共要七八个煎盘。当时父亲是主角,一个人要管四五个煎盘,几个堂哥帮擦几个。每年的元宵节、二月二、二月十五、三月三,这几个节日都擦薄饼,直到现在还是延续下来。最忙的要数三月节,父亲经常要从初一白天开始准备,从初一晚上做到初三的下午,面粉经常要用四五百斤,一次下来整个人都累垮了,还好有几个堂哥帮忙着擦,面团擦久了就发烫,所以要一直换面团,热的面团要散热,就在一个大的铁盘使劲摔,这活儿就归叔叔来做,以前落后(现在可以用冰箱冷却),所以费力费神,柴火都是用小木片,不像现在煤气来得方便,每次都熏得泪汪汪,我们这些小辈的就帮忙撕薄饼,就这样,噼啪声、叫买声、催赶声,人声鼎沸,一派繁荣。
        “老板,来一斤薄饼”,一声清脆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看到堂哥熟练地甩着面团,仿佛又看到了父亲的背影,心中一股莫名的伤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的悲哀莫过如此,罢罢罢,相思化作无情雨,洒落人间获新生!


        写于农历二零一七年三月初二晚




作者简介:高勇志,厦门翔安刘五店村民




 LOOKERS 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