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原本与端午无关 ——端午溯源老调重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3-12 17:24: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因为要带孙女格格,我似乎如洞中修炼一般不问尘世之事。前几天似乎看到人们在微信朋友圈里送粽子,想想中国人性子急,总习惯在节日前个把月就开始絮絮叨叨就不以为然,想不到今天有朋友送到门前,我才恍然大悟,大概端午真的到了,便随口问道“端午是那一天”。不料那一位比我要豁达,发给我一个掩口笑的图标,然后告诉我“昨天、今天和明天”,并告知,他准备了每个人三只粽子,每天一只。我愈加糊涂,端午怎么有三天?一想方才明白,这三天是端午小长假。一查日历,这才知道,农历2017年端午节是在2017年05月30日 星期二,这天是丁酉年(鸡年)五月初五——也就是明天。于是,我想,很多年之前,端午节刚宣布为国定假,但连电视台记者对端午习俗都语焉不详。后来韩国“端午祭”“申遗”成功后,中国网民们的义愤填膺如同钱塘江潮般的汹涌澎湃:“感觉很郁闷”、“愧对列祖列宗”、“为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被韩国人抢注而默哀!!!!”……其实,且不论韩国的“端午祭”与我们的端午还真不是一回事,即便是一回事,我们自己不珍惜,别人传承的好,我们应该引起深思并对传统文化的传承身体力行切实重视才是。于是写了一篇东西,结果引来新华社名记者张建松的采访。如今,那么多年过去了,节俗普及似乎热火朝天,但人们记住的往往只有吃的,甚至吃的都记不准——譬如,端午的特色食品不少,因为端午源于先秦的“辟恶日”,所以大多带有的药膳食疗的意味,如浙江乡村艾粑粑、江南民间的吃“五黄”食俗等。浙江乡村艾粑粑是以艾煮熟剁碎,然后和在米粉里制成,做出的粑粑一个个碧绿碧绿的,又清新,又细腻,味道非常好。江南的“五黄”食俗是吃黄鳝、黄鱼、黄瓜、咸蛋黄及雄黄酒。《辽史•礼志》还载有艾糕,说“五月重五日,,午时採艾叶和绵著衣……君臣宴乐,渤海膳夫进艾糕”。而如今大家只知道的粽子只是时令食品。此外,有的则完全是含驱除五毒之意,如北京点心铺在饼上缀五毒图案出售的“五毒饼”,这里面也往往要由“虎”出马,如陕西华州等地就有蒸虎馍相送的节俗。陕西八百里秦川东府华州的虎馍 “以虎的造型为代表,色白如玉,略点玫红,繁而不乱,古朴大气。与礼馍相关的风俗具有浓郁的原始意味。其礼仪严谨,暗含周礼,是母系贵族世世代代传承的虎文化的活化石。”让孩子吃虎谷馍并咬“枣山”顶子,俗称“咬蝎子尾巴”,以壮体魄,伏五毒。

端午是除了春节之外华夏日子最长的传统节日——因为五月初五的端午往往从初一甚至更早就开始入节。端午节的别称在我国所有传统节日中可能是最多了,达二十多个,可以称得上节日称呼之最了。从端午节的各种称呼我们可以看到,端午节的名称具有时节性、纪念性以及驱“时病”避“时疫”的功能性,这使端午节这个节日具有综合意义。端午在屈原在世之前就有了,此后,因为屈原、秋瑾、伍子胥、孝女曹娥等、马援(广西)、阎王王审知(福州)、戚继光(仙游)的逝世恰逢其时,所以又有了纪念性,其中以纪念屈原的说法最为广泛。这些纪念活动除了龙舟竞渡以外,还有相应的祭祀仪式等。

由于端午的发端兴起主要是出于先人对于这个特定的时节的“辟恶驱邪”,所以,虎充当着当仁不让的主角,从而使端午成为一个源于“袪恶”的虎文化节日。

譬如,端午节的悬挂习俗——虎作门神守门户。

端午节悬艾的历史已有两千年以上,宗懔的《荆楚岁时记》中记载曰“鸡未鸣时,采艾似人形者,揽而取之,收以灸病,甚验。是日采艾为人形,悬于户上,可禳毒气。”

艾除扎作人形外,更常将艾或扎作虎状或制为虎形,称为艾虎。

那么为什么要将艾制成艾虎呢?

我国古代视虎为神兽,《风俗通》云:“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噬食鬼魅,……亦辟恶”。虎曾经是先民的最重要的图腾,至今在我国乃至亚洲不少国家的民俗中,谓虎能镇祟辟邪、保佑安宁,其中端午的艾虎也颇具特色。

悬挂艾草实际上是以作艾草“门神”。

门神源于《山海经》,其中说沧海之中有一山曰“度朔”。其山上有一魁伟桃树,枝叶盘曲舒张,覆盖三千余里。在其东北面有一处间隙,即为供众鬼出入之“鬼门”。山上还驻有神荼、郁垒两位神祗,专司监管众鬼。凡遇恶鬼,即以苇索之绳把它们捆上投给虎吃。所以,一般以为,正宗的门神画,都缺不了老虎。另有一说,门神之一的神荼即虎神,此神守於昆仑山天门之上,能镇鬼怪,捉住后系以苇索,然後交给老虎吃掉。汉朝时,人们都在除夕之夜在门上画虎以驱鬼魅。端午节的挂艾作门神是将艾与虎合为一体了,而艾的药用价值也借虎得以神化,谓“戴艾叶疗一切鬼气”。

先人们在端午将艾与虎合为一体从艾与蒲的关系中也可以得到证实。

人们端午挂艾的同时还往往同时挂上蒲。《吕氏春秋•任地》中说“菖者,百草之先生者也。”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说“菖蒲乃蒲类之昌盛者,故曰菖蒲。”《本草乘雅半偈》曰:“菖蒲,一名昌阳、尧韭、水剑草。”并说“玉衡星散为菖蒲”。《本经》、《本草经》、《药性论》等都记载菖蒲的药用价值很高性,甚至说“久服轻身,不忘不迷。延年。益心智。高志不老。”菖蒲叶片外形呈剑型,所以被称为“水剑”、“蒲剑”,以斩千邪。《典术》就说:“方士隐为水剑,因叶形也。”可见传统上中国人一直把菖蒲视为辟邪之物。明朝的张岱在《夜航船•天文部》中说:“端阳日以石榴、葵花、菖蒲、艾叶、黄栀花插瓶中,谓之五瑞,辟除不祥。”但端午用蒲的形式一般是挂蒲束为蒲剑或扎蒲束为蒲龙。《典术》云:“尧时天降精于庭为韭,感百阴之气为菖蒲。故曰尧韭。”正因为蒲感“百阴之气”而颇符水中之龙,而艾具有“纯阳之性”正合“虎者阳物”,所以人们要将蒲束扎成龙,艾束成虎,达到阴阳相对互补。《帝京岁时纪胜》则有“(端午)插蒲龙艾虎”的说法。也正因此,加上“虎”与“福”谐音,所以,挂艾又有着招福的含义。台湾民间就有在端午时贴“午时联”的风俗,以“午时联”作灵符,有些午时联上就有“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的对子。

所以,悬三五艾草、插一二菖蒲,二者含有的芳香油清香悠悠,调节了空气去除了异味清肺醒脑,还相当请来了“门神”、“神剑”守户。

再如,端午节的佩饰习俗——虎神贴身作护卫。

艾及虎既然有这样的神效,为求身心平安,艾除了悬挂之外,端午时节妇女便将艾叶贴在纸或布料上剪为虎形或剪彩为小虎,使之成为既是驱邪辟祟灵符,又兼为引人注目的时尚饰品,妇女争相佩戴。《岁时广记》《岁时杂记》、《山堂肆考•宫集》、《荆楚岁时记》注文等对此都有所记载。

由于“艾”与“爱”两字同音,艾虎就成为“爱虎”。经过长期的民俗演变,渐渐又赋予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爱的节日含义。我国山东、浙江、江苏、福建等许多地方都有盛行佩饰“艾虎”的习俗。

由于端午节饰戴艾虎的风习已经有千年以上的历史,艾虎的种类自然也就十分众多。晋代《风土志》中则有“以艾为虎形,或剪彩为小虎,帖以艾叶,内人争相戴之。以后更加菖蒲,或作人形,或肖剑状,名为蒲剑,以驱邪却鬼”。清代富察敦崇所著《燕京岁时记》说,“每至端阳,闺阁中之巧者,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壶卢、樱桃、桑葚之类,以彩线穿之,悬于钗头,或系于小儿之背……”北京城内有专制红色绒花“艾虎震五毒”,插于妇女头上。所以,元代陈文靓的《岁时广记》记有“王沂公端午帖子云:‘钗头艾需辟群邪,晓驾祥云七宝车。”又有古诗云:“花阴转午清风细,玉燕钗头艾虎轻”。

在江南,艾人与艾虎则称健人、豆娘,只是以帛易艾,或可说是艾人、艾虎的别种样式。

吴曼云有《江乡节物词•小序》云:“杭俗,健人即艾人,而易之以帛,作骆虎状,妇人皆戴之,”似此则当有驱邪辟疫之作用。一般用金银丝或铜丝金箔做成,形状为小人骑虎,亦有另加钟、铃、缨及蒜、粽子等的。插在妇女发髻,也用以馈送。《清嘉录》云:“(五月五日)市人以金银丝制为繁缨、钟、铃诸状,骑人于虎,极精细,缀小钗,贯为串,或有用铜丝金箔者,供妇女插鬓。又互相献赉,名曰健人。” 《清嘉录》引《唐宋遗纪》云:“江谁南北,五日钗头彩胜之制,备极奇巧。凡以缯销翦制艾叶,或攒绣仙、佛、合、乌、虫、鱼、百兽之形,八宝群花之类。绉纱蜘蛛,绮榖凤麟,茧虎绒陀,排草蜥蜴,又螳蜘蝉蝎,又葫芦瓜果,色色逼真。加以幡幢宝盖,绣球繁缨,钟铃百状,或贯以串,名曰豆娘,不可胜纪。”

更普遍的是演化为给孩子头戴虎头帽、身着虎制五毒肚兜、,脚踏虎头鞋、食围虎围涎、睡眠虎头枕、戏有布老虎……。也有的地方,如安徽的淮北地区,则是用黄布做肚兜、鞋子,上绣虎头,另点缀五毒,称“艾虎震五毒”,给儿童穿戴以辟邪。北方各地端午节还给娃娃手腕上扎五色线、佩艾虎香包。在华北、华东.中南等地,端午时妇女还有剪彩帛制虎头的,虎头上缀着大蒜、八卦符,小粽子等物,系在儿童背上。北京端午民俗中,五岁上下的男孩,左臂系“虎符”,额上用雄黄涂一“王”字,活脱脱就是打扮成一个小老虎。端午成了虎的世界,孩子被完全置于一个有虎护卫的环境之中,使虎成为孩子一时半刻不离的这个能“辟邪驱毒”、“辟邪禳灾”的保护神。

还有的地方,端午节佩戴茧虎。取黄色的新蚕茧,用彩笔描画或用色纸,艾叶剪贴成虎形,头尾须眉花纹具备,据说戴上可驱毒驱邪。山东蓬莱、黄县等地更是别出心裁制成茧虎玩具,将茧一分为二,内置两泥九,然后重新合上,在茧的两头做成虎头的模样,放到斜坡上就会自动往下滚,深受孩子喜爱。这一风俗也含有保护娃娃平安的意思。

艾虎 (旧时江浙)

艾虎 (旧时江浙)

 

艾虎薄葫芦

  

清末 山东蓬莱 纵12厘米 横10厘米

   山东蓬莱民俗,端午节往往在一扇门上贴艾虎,另一扇门上贴葫芦。民间把剪纸门花葫芦称作"收毒葫芦"或"消灾葫芦"这幅葫 芦腰下部饰一虎头,是简化的艾虎;腰上部有一蝎子,象征吸收的五毒。葫 芦后面的七星宝剑,表示截菖薄充当利剑。《清嘉录》引吴曼云《江乡节物词》小序云:"蒲剑,截蒲为之,利以杀鬼;醉舞婆娑,老鬼亦当退避。"


再如,端午的卫生保健习俗——神虎处处勤履职。

端午的“辟邪驱毒”、“辟邪禳灾”更直接的是防病驱虫、卫生保健。试想先民,居土墙茅屋、低矮湿闷,处四野之间,多蚊蝇毒虫,故在夏日到来时如果缺乏有效的卫生手段,后果自然不可想象。端午的很多“辟邪驱毒”节俗,虽然在当初它们往往冠以“去邪气”(沐浴)、“送灾难”(将洗手眼后的余水泼洒于道)、“采百草”、“踏百草”、“游百病”、“送瘟”、“放殃”(放风筝)、“躲端午”等名义进行,但这无疑就是防病保健,并形成了代代相传的民风习俗,这当中主要有制雄黄、沐浴、采药、娱乐锻炼与食疗,所以一度有人将端午节称为“卫生节”。

最常见的是用雄黄酒画额,典型的方法是用雄黄酒在孩子额头上书写“王”字“虎头纹”,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以镇邪,三则表达对孩子的祝福。

端午是食物也具备鲜明的“祛恶”特色,这在前面也已经说了。

在这些丰富多彩的习俗中,我们看到了古人对待面对恶劣的自然状况的积极应对态度和智慧,看到了医疗保健的发展演变,看到了与天地奋斗的虎虎生气,正是这样,我们可以处处看到虎的影子,而这正是中华民族图腾的留存——因为,虎曾经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图腾——而且在今天虎依然是中国不少民族的民族图腾,虎族曾经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一支民族,虎文化是华夏最重要的源文化之一,可惜现今在中国对此了解者日渐稀缺,对其认识也日见“贫血”。深入挖掘并传承好中国传统节庆文化任重道远。

端午的“辟邪驱毒”再加上它的纪念性、时令特点注定这个节庆节俗丰富多彩。

所以,看来关于华夏节俗必须老调重弹。

让我们享受节庆更享受民俗吧。

让我们享受节庆的同时真正注重中国文化实力的建设。

 

 

附录:

 

(新华组稿)专家提出端午起源新说:端午节是“虎文化”的节日

 

    新华社上海(2010年)6月12日电(记者 张建松)又到了一年一度粽叶飘香、艾蒿摇曳的端午节,作为我国一个古老的传统节日,端午节的起源在我国学术界历来有所争议、众说纷纭。中国画画虎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梁勇的一项最新研究认为,端午节是一个体现虎崇拜的“虎文化”节日。

“虎曾经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图腾,中国最早的绘画中,虎是其中的重要主角,在十多年虎画美学的深入研究过程中,我发现中国虎文化中涉及端午节时关于虎的表述很多,处处可以看到虎的影子,由此引起我对端午节来历的溯源。”梁勇说,“关于端午节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如龙节说、屈原说、夏至说、恶日说等,我的老虎说算是增添了一种新见解,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

梁勇研究认为,端午的发端兴起主要是出于古人对于这个特定的时节的“辟恶驱邪”。端午正临仲夏,气温骤升,湿气弥漫。由于我国古代先民一般都生活在山野泽畔,每逢端午时节都会瘴气四起、毒虫肆虐、病菌泛生,是疾病高发阶段。

同时,端午还是阴阳二气转换的重要转折时节,人的生理也要在这个时期顺应自然的变化不断进行调整,因此很容易生病。所以,古人认为五月是“恶月”。为了对抗“恶月”,人们就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驱邪避疫”保护自身健康。

 “虎作为我国古人最为崇拜的动物和图腾,在‘辟邪驱毒’、‘辟邪禳灾’中自然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从而使端午成为一个源于‘袪恶’的虎文化节日,并形成了许多与虎有关的‘端午景’。”梁勇说。

他认为,流传至今的端午节悬挂艾草习俗,实际是以艾草作为“门神”。古人常将艾草扎作虎的形状,称为“艾虎”。在端午挂艾的同时,古人还往往同时挂上菖蒲,并将菖蒲扎成“剑”或“龙”的形状,与“艾虎”阴阳相对,悬挂在门的两边驱邪避恶。

在我国许多地方每逢端午还有随身佩饰“艾虎”的习俗,以求“艾虎镇五毒(蝎、蛇、蜈蚣、蜘蛛、蟾蜍)”。各地的“艾虎”种类众多、形式多样。如安徽淮北地区民俗,是用黄布做给孩子做肚兜、鞋子,上绣虎头,另点缀五毒形状;北方各地是给娃娃手腕上扎五色线、佩艾虎香包;华东等地的习俗则是剪彩帛制虎头,虎头上缀着大蒜、八卦符,小粽子等物系在儿童背上以辟邪。

自古以来,端午节还是一年一度的“卫生节”。许多地方都有用雄黄酒在孩子额头上书写“王”字的习俗,这也表现出人们对虎的崇拜,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以镇邪,三则表达对孩子的祝福。

梁勇认为,在端午节的节令食品上,除了粽子外,还有浙江乡村艾粑粑、江南民间吃“五黄”食俗、陕西虎馍等,大多带有“药膳食疗”的意味,这也说明端午首先具有驱邪避疫的节日内涵,然后随着时代发展,人们再赋予人文内涵,如纪念屈原、伍子胥、孝女曹娥等。

“在这些丰富多彩的节日文化中,我们看到了古人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的积极态度和聪明智慧,看到了我国古代医疗保健的发展与演变,看到了先人们与天地奋斗的虎虎生气。”梁勇说,“端午的辟邪驱毒、人文纪念性和时令特点,使这一流传千年的传统节日内涵丰富多彩,我们应该更深入挖掘,并在时代发展中传承和发扬。”(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