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年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3:16: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一生中,能有多少个十年,值得纪念?


2005年,我的大学生活迎来了毕业音乐会,她是键盘手,我是吉他手。


在此之前,我们从没说过话,毕竟她那么耀眼。一个自卑的、胆怯的普通男青年,通常会在自尊心的驱使下,暗中怀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情绪,尤其我怪异的个性。不似如今,中年男性的欲望全全彰显在每一个明确笃定的眼神中,情绪,往往隐藏在历经无数挫败后的坚硬下。


除了好看,我相信每个男青年,总在青春期被一种神秘的女性感觉牵引着。即便,人到中年的我们,也见识了不同女性魅力后,再次提及这样一个女孩儿,终究说不出她身上有着什么不一样的吸引我们的特质。


除了好看,我只会明确的指出她身上的味道。是的,是具象的,与嗅觉相关的、与大脑相连的空中气息。每晚彩排时,我的呼吸都能被这明确的气息所影响,夏日里升腾起来的体温,男性青年不断攀升的血脉,那种澎湃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夏天。当我成为一个成熟男性后,我也曾怀疑过,青春里对她的眷恋,是否可以归结为医学上俗称的“发骚”?如今我认为,与其说是生理上的骚动,不如说是情感上的缺失,更为恰当。哪个男人心里,没有一个年轻时候想要得到,却从未得到过的女孩儿?


三个月,足以让你爱上一个人。我每天骑在风中时都在想“我要骑快一点,好让这三个月变得慢一点”。这是幼稚的,无奈的可笑想法。毫无意外的,音乐会很成功,我却很失落。这似乎意味着,我与她的相处到此为止了,是我该滚蛋的时候了。这故事却没有就此停止,在我心里生长着,肆无忌惮的。


我在无数次徘徊左右的不确定时,因为那一顿“炒年糕”,不断的再次确认她是喜欢我的。“我请你吃炒年糕吧!”毕业典礼那天,她就这样微笑着、如此轻易的、对我说出了她的邀请。全然不知这样的邀请,是如何激动着我这颗胆小怯懦的心。2005年是韩剧盛行的时代,大学女生最爱的除了韩式餐厅,别无其他。对我来说,吃什么敌不过和谁吃。那是我第一次吃到所谓的韩式炒年糕,记忆里感觉酸甜,又有点辣,在那个夏天里简直是热烫的爱意。在那间并不豪华的韩式小餐馆,我们俩人守着这一道菜,她左手煽动着额前粘黏的发丝,右手叉起一个个呼哧带喘的白胖子,送进嘴里,嘴里打滚似的说“真好吃,你快尝尝,你快吃......” 她这是有多过分?她竟不自知此时的她有多可爱,让我根本挪不开眼睛,却要我去看一个个躺在一堆泡菜汁液里的白胖子!


这一次的炒年糕,翻腾着我们呼之欲出的青春爱意。


但是,至此我们分离了。她是本地人,理所当然的,她留在天津工作了。我的考研失败,所以我离开了天津,我们共同学习生活,有着一丝牵连的城市。


三个月,足以让你爱上一个人,却不足以改变一个人,她改变了我。以后的十年里,我几乎带着她的影子生活着。


很明确的,我接下来的目标是“有能力在天津谋求一份事业,建立与她有关的生活”。男人啊,不得不说,有了女人和情感的刺激,等同于半斤白酒下肚,无端端的生出一种“天下皆为我得”的欲望和自信。这种欲望催使我们奋进,这种自信教育我们成长。直到超越明确三次以上的挫败后,你才笑念“青春的猖狂”,却又欣赏“无罪的张扬”。


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我极为不顺的捱着日子,谈不上半点所谓的经营生活。在我稍渐成熟后的阶段里有过反思,让无数男孩儿失败的不是能力,是心理。猖狂容不下挫败,张扬掀不起尘埃,那些细枝末节的失败,就注定了那段时光只能是历练。就这样,在自顾不暇的岁月里,我击垮了我自己,也注定失去了她。


我抱怨过,她可能真的不爱我,至少不像她在我心里的位置这般重要;也怀疑过,那不过是一段青春里的荷尔蒙,谈不上所谓命里不可失去的厚重;甚至推翻过,于是我扎进红尘里,暗示着那不过是连拥有都还没来得及的不堪失去,罢了。


随后,她结婚了,有了孩子,为人妻为人母。我依旧在原地,卡在虚幻的思念里。


2015年,我们毕业后的第一个十年,我回了天津,参与了班长组织的同学会,当然,她也在,我也是冲着她回去的,或者说,我贪婪地期待她帮我做点什么。


十年后与你心心念念的当年那个女孩儿再次见面,谈不上少年般的悸动,更多的或许是一个中年男性渴望在一探究竟后的就此别过吧。对于一个当了妈妈的女性,似乎我在道德驱使下会不断加入这个女性的温暖感受。当她在席间不断与其他同学分享教育子女以及生活工作日常时,我羞愧的谴责了自己,因为曾经生出的那些贪婪。我们在青春里遇到的女孩儿,如果在没有你的人生阶段里,依旧洋溢着阳光,你还想要什么?不过如此灿烂,就好。


很奇怪,对于那些所谓的情爱,我们很有默契的只字未提,更像是两个成年人各自经历风景后的轻问一声好。在聚会后的第二天,我们再次去到学校外面的韩式小餐馆。“怎么这种小馆子还在,并且还这么简陋?”她问。“总有年轻人,花着便宜消费着奢侈。”我说。照旧,我们点了炒年糕,我们相视而坐,这一坐,跨越了十年。“这年糕啊,不能泡太久了,不然口感就完全踏了......”这次的炒年糕我吃得尤为认真,她也在一旁念叨着做炒年糕的妙招。我抬头时突然觉得特别幸福,这个我爱了十年的女人,现在坐在我对面,在传递着来自她生活里的暖。我没有停住咀嚼,软糯的口感和各种滋味的相伴,我居然如此喜欢,后悔十年前没有好好品味这炒年糕。她身上依旧有着某种味道,也许是小孩子常常用的洗护品的味道,有别于香水女人的艳,有别于青春时期的香,是一种我生活里缺失的暖。“你也得抓紧了,孩子真的是救大人的天使,他们真的能帮我们这些成年人洗掉一些成长后带来的瑕疵,尽管,在我裙子上画画的时候,也是把我气得半死......”


这一次的炒年糕,记录着我们人到中年时的互道珍重。


青春,我们都在那个年纪里,花着便宜消费着奢侈,却不自知。难得的美食过了那个阶段再无味、纯粹的感情过了那个时间再不回。那一餐炒年糕后,清晰的理解了“给青春的句号,是下一个阶段的准备”。


十年过去了,这份情感厚重了,也复杂了。她往往出现在我悬崖勒马的梦境,提醒着我如此认真的爱过一个人,干净纯粹!


爱情,是一种被社会认可的神经病,人人都得,不分时间,不论年纪。我是个久久不能自愈的患者,相较于别人,我生得重了些,我知道。但我感谢这场十年,它让我在这混沌的成长中没有偏离人心,让我回头望去发现没有白走这一遭,让我在这模糊的岁月里有点痕迹。


人到中年,我几乎没有什么走心的菜,只有走心的人。一起吃东西的特别时刻,都是心头难忘的好,可是伊人终究成了脑中模糊的记忆,走过的心路早已遍地草生,唯有再次的相遇,未结的前缘,才又将那些时刻重新在心头炙热起来。如今,我已是一个在厨房可以消耗一天的男人了,即便一个人。炒年糕,也偶尔做,满是回忆,一点一滴,这倒给年糕多了些滋味。


炒年糕,一头一尾的参与了我青春的爱情。这个女孩,是我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人,尽管也会模糊,却真真切切的影响了我的青春,参与着我的人生。


我却从没拉过她的手,我们也从不是男女朋友,一天都不是。


一个女孩,是,我的十年。




雅痞郑的故事



我要推荐
转发到